楼筱曦

人生如戏,皆是咸鱼。
我是此咸,你是此闲。
我们不一样,不一样。
你是大佬,而我却还是破烂。

呵,人类

#第一人称视角,椅子视角
#cp为杰佣,园医,社→园(其实量都比较少,社园更少所以就不占tag了)
#有私心和私设,杰佣交往前提
#绝对会ooc
#文笔不好请见谅,因为我想换一个结局试一下,所以衔接非常不自然。
#这篇是联文,乌鸦视角由 @星珣来写。

正文开始:
  
  大家好,我是庄园十一把椅子中的一把,我和蔼可亲平易近人,长得漂亮还十分温柔。
  先不多说了,游戏要开始了。
  这回的地图还是圣心医院,我目前是在石像的旁边。
  说真的,这个石像有些吓人,明明是个石头,却会转头,而且是不转身子只转头。看得我这把美丽的椅子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对,是木屑。
  这局的会碰到哪个求生者呢?想想都好奇,只要别让我碰到那个园丁小姐就好。
  我还记得我其余十把椅子同胞被拆的七零八落。
  这时,我看到了艾米丽小姐。
  她穿着白色的裙子,背后还有着一对漂亮的翅膀,随着她的步伐而轻微的抖动着。头上有一个白金色的圆环悬空,看上去就和假的一样。
  她绕过了我,开始解密码机。
  “艾米丽!”
  哦,天呐。艾玛 • 伍兹,怎么又是这个魔鬼,我仿佛看到了她身后象征着恶魔的尾巴和翅膀,这还是真的是恶魔配天使啊。
  不同于我的害怕,艾米丽,也就是医生小姐。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
  “艾玛,你来了,快些破译吧。”
  “艾玛好想和你一起破译哦,但是为了你们的安全,我要去拆椅子了。”
  “辛苦了。”
  艾米丽停下手中的破译,为在艾玛的脸上亲吻了一下。
  “哦艾米丽我的天使我的良药!”
  好吧,园丁小姐又开启了奇怪的模式,不过却给我留了一条活路。
  她左拆螺丝右拆木板,我感觉我已经快要散架了。
  “艾玛小姐!请等等克利切!”
  “哦,是皮尔森先生啊,可以帮艾玛保护一下艾米丽吗?”
  “这………”
  “不可以吗?”
  艾玛眨了眨眼睛看着克利切。
  “当然可以艾玛小姐!克利切听你的!”
  “那就感谢啦~”
  艾玛拎着工具箱跑去了别处,她早就算准了克利切不会拒绝自己的所有请求,虽然有些对不起他,但谁叫自己喜欢艾米丽呢。
  在园丁走后,我看着这两人的低气压如同实质般冒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亲爱的艾玛小姐,你还是快拆了我吧,这里太吓人了,还是让我早死早超生好了,来世我肯定还是一把威武的椅子。
  不久,他们解完机后就走了。但是与此同时,我听到了拍板的声音。
  “哟杰克,怎么,这是老了身手不行了吗?都没打到我哦。”
  “小奈布,你知道人皇的标准结局吗?”
  “谁知道呢?”
  奈布先生对杰克眨了一下眼睛,似乎是在挑衅,又似乎是在说你快来啊。
  杰克很给面子的大步走了过去,还发出了愉悦的轻笑。
  然鹅,几秒之后。
  “啊!”
  奈布先生在翻板子的时候让杰克的气刃打到了,一声呜咽后倒在地上。
  “这就是人皇的标准结局哦,小奈布。”
  “别抱我!”
  奈布先生挣扎着,却还是被杰克以公主抱的形式抱了起来。
  “说了别抱我!”
  奈布挣扎的越来越厉害,杰克却歪了歪头,隔着面具亲吻了奈布先生的额头。
  “别乱动我亲爱的宝贝。”
  奈布挣扎的幅度小了一点,脸似乎唰分一下红了起来,却还是很凶的吼了一句。
  “滚!”
  哦天呐,这真的是非礼勿视了,要不是我没有办法捂住眼睛,我绝对不会这么直勾勾的盯着他们看。我发誓,真的。
  不过我又一次有幸的听到了杰克的笑声。当然,我说的不是那种智障的hiahiahia,而是表示愉悦的笑声。
  不得不说,虽然杰克是个大猪蹄子,但是声音是真的好听。
  最后杰克还是将奈布先生放到了椅子上,我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的看着奈布先生的背影。
  奈布先生瘦是瘦,但不是那种瘦弱而显弱小的瘦。他是那种肌肉匀称分布,纤细而有力的瘦,这种瘦只为他增添了一份不屈的美感。
  不一会儿,艾玛小姐,艾米丽小姐和克利切先生就来救奈布了。
  由克利切先生吸引火力,艾米丽小姐救人,然后艾玛伍兹小姐就毫不犹豫的把我拆了。
  只需一秒,你值得拥有,艾玛牌工具箱。
  似乎是以我为界限开始,全部的椅子都被清场了。
  我就说艾玛小姐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还给我留条命。
  现在是克利切先生在遛杰克,虽然还是挨了一刀。
  而艾米丽小姐正在为奈布先生包扎,一旁的艾玛小姐已经拆椅回归了,似乎是有些吃醋这一幕。
  很快,奈布先生又生龙活虎的跑去遛杰克了,负伤的克利切先生站在艾玛小姐面前。
  两位美丽善良的小姐姐为他包扎了伤口。
  “快点破译最后一台密码机吧,奈布先生还在为我们争取时间。”
  “放心吧,除了地下室的椅子其余的都拆了。”
  “那克利切也来帮忙。”
  随着时间的过去,最后一台机子也破开了。
  “呃啊!”
  奈布还是被打了一刀,连忙回头看了一眼,而这边的门才刚开始输入密码。看到队友还在开门,奈布忍不住大喊。
  “是一刀斩,你们快走!”
  “没事的奈布先生,门就要开了!”
  “快走!他来了!”
  奈布的声音还是晚了一步,伴随着三声惨叫,杰克已经将三个人打倒在地。
  “你们谁也跑不掉。”
  杰克甩了甩锋利的爪子,没有人能看清他面具下危险的表情。
  杰克走到了椅子旁边,巨大的力气使他可以很快的修复椅子。
  “那么艾玛伍兹小姐,失礼了。”
  杰克将她放上了椅子,爱情使克利切很快克服了自己的恐惧,爬起来就去扯绑在艾玛身上的藤条,却又被打倒在地。
  期间艾米丽也起来了一次,但被气刃再一次命中。
  “啊… ……呜啊!”
  艾玛的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便飞去了远方。
  哦,可怜的艾玛小姐,我替他们给你拜年了。
  “艾玛………小姐…………啊……!”
  克利切发出了不甘的声音,但还是放血而死了。
  奈布先生很顽强的起来了,在艾米丽小姐被杰克抱起来的时候果断拾起枪,嘣了杰克。
  “地窖在右边!我掩护你!”
  一边说着,一边想要为艾米丽扛刀,但杰克绕开奈布,给了艾米丽一爪子,然后修复椅子,再成功送上椅子,并且在奈布准备救人的时候打晕了他。
  “你很勇敢,小奈布。”
  杰克抱起了他,似乎是已经放弃了,奈布先生不再挣扎了。
  “今天你似乎在吃醋?是不满我抱别人吗?”
  “别说笑了杰克,我只是想获得胜利。”
  “坦诚一点我亲爱的奈布。”
  杰克笑着将他抱去地窖旁边,在他的额头烙下一吻,面具下的表情是那么的不可见。
  “那么我亲爱的奈布。”
  杰克在等待奈布自己挣扎下来,而奈布在几秒之后,隔着面具给了杰克一个吻,在嘴唇的位置。
  “你说的不错,我吃醋了,我不希望你抱别人。”
  说完奈布便投降了。
  然而杰克轻笑了几声。
  “其实我是想放他们血来着的。”
  
  
  杰克  大获全胜
  
  
  虽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吧,但是身为一把优良椅子,你们打架就打架,不要这边亲一下那边亲一下的秀啊。
  我心情复杂的看着前来收拾烂摊子(修椅子)的里奥先生。
  “先生,真的是辛苦你了。”
         “先生,您知道您的女儿被拐了吗?”
  我由衷的想这么说,此时一只乌鸦停在了我的旁边。
  “没事,被秀的人不只是你,虽然杰克胜利了大快人心,但是我还是希望杰克一败涂地。”
  “那乌鸦小姐,你又是如何的被秀了一脸?”
  我们开始了一场讨论交流。
  之后的我觉得。
  
  这世间,没有比乌鸦小姐更懂我的想法了。也没有比乌鸦小姐更懂我被秀一脸的感受了
  然后我们达成共识。
  我们的一致想法:
  
  呵,人类。
  

庄园的一天

#第一人称视角 乌鸦视角
#cp 杰佣 园医
#有私设
#巨ooc
#第一次写 幼儿园文笔 交个党费
  

  我,庄园的一只美丽迷人可爱的乌鸦,在一群乌鸦中,我最美~
  我每一天都看着庄园中的一切,只是最近,似乎一点都不美好,就说说今天吧。
  今天的我很乖巧的站在一块大石头上,我的旁边有一把椅子,附近还有两把,一共是三把椅子,还有一台密码机。
  我四处张望了一下,很快就有一个人影出现了。但当他靠近的时候,我才发现,那是两个人,园丁和医生!
  在园丁过来拆椅子时,我“唰”的一下腾空而起,身姿优美,黑羽飘落在准备解机的医生的帽子上,园丁立马用工具箱将我砸了下来。
  “嗷!”
  我不仅十分给力的哀嚎了一声,还尽职尽责的将她们两人的位置暴露出来。
  “艾米丽,头上有羽毛哦。”
  “没事没事,只是这只乌鸦………”
  “扔了扔了!”
  园丁说着就把我拎了起来,正打算把我扔出去时,仁慈的医生,艾米丽•黛儿小姐将我从园丁艾玛•伍兹这个人手中救了下来。
  “艾玛•伍兹!老女人!暴力!暴力!”
  我又一次飞上了天空,却在空中飞过,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被园丁用大石子砸下来,坠落在一张白面具上。
  “啊!豆豆眼!豆豆眼!”
  我还没有想起这是谁,脑子就比理智先一步通过嘴反应了我的第一想法。
  “小乌鸦,你很飘嘛~”
  独属于杰克低沉而又富有磁性的带着一口伦敦腔的声音传来,吓得我竖起了全身的羽毛。
  我叫了一声,扑腾着翅膀,锋利的爪子在杰克的白面具是留下了痕迹。我以为我可以飞走了,但杰克捏住了我的翅膀。
  “身为一个绅士,我可以不计较你的失礼。帮我找到小奈布,不然我就把你交给艾玛小姐炖汤。听清楚了吗?”
  杰克的话语里满是威胁,我召集我的乌鸦姐妹们一起帮我找。
  毕竟,这个庄园的乌鸦,哪个没被园丁拔过毛?哪个没被厂长里奥砸过?
  很快,我为杰克报了佣兵,也就是奈布•萨贝达先生的点。杰克又一次隐身在雾中,我很机灵的转转头,跟了上去。
  “又是乌鸦!”
  奈布拉低帽檐,似是很不满。
  我自然是听见了这句话,我很愉快的点点头。
  是啊是啊,你每次都是被我报点的,开心不?
  随着心跳声,杰克离奈布越来越近。结果杰克一个不小心,就让奈布砸了一板子,现出原形了。
  奈布还对杰克吐了吐舌头,歪着头,竖起了大拇指,只不过是倒着的。
  “有本事,来抓我。”
  奈布他说完就转身跑走了。杰克甩了甩爪子,我听见他的笑声了,智障般hahahahahahaha的笑声。
  我看不见杰克面具下的表情,但我知道他一定是愉快的。
  “活该让砸!活该!橘里橘气的!变态变态!”
  我在一旁发出了声音,杰克没有理我,一脚将木板踩碎,又到了奈布刚刚解了一大半的密码机那里。
  失常
  真是太坏了,我不禁这样想到。我站在窗口上,等待在人的到来,杰克早就不知道飘到哪里了。
  不一会儿,逃脱追击的奈布又一次返回来解这台密码机。在他看见破译程度几乎跌到零的时候,气得身子发抖,双手紧握。
  “杰克!!!”
  奈布这么大的一声,我敢肯定杰克那个老变态不知道在哪里笑呢,原因是奈布这么大声的喊了他的名字。
  而我也的确被这一嗓子吓到起飞了,我敢保证我这辈子第一次见有人被杰克气成这样,也第一次见能让杰克这么不绅士甚至有些恶趣味对待的人。
  奇观奇观
  我朝其他地方飞去。
  我看见庄园的椅子被拆光,凌乱的散落在一旁,艾玛和艾米丽正在悠闲的吃果子,我有些心疼被厂长抓去当苦力修椅子的裘克和班恩。
  疯女人,疯女人,看杰克一会儿就让你上天!
  又飞了一会,我看见了律师,我忘了他的名字,可能是被厂长荼毒,我现在看到他想到的是  小白脸不要脸
  还是叫律师好了,毕竟就我们是单身了。
  “律师先生,你对你这局的队友满意吗?”
  “满意。”
  其实说真的,我有些怀疑他的话是假的。因为我很不解,我认为他会说不满意的。
  “不聊了,我要和密码机结婚去了。”
  律师推了推眼睛,我还石化在一旁,我就这样看着他跑向大门。
  窒息,窒息,令人窒息的操作。
  这年头,乌鸦也要吃狗粮了!
  这年头,暴力园丁配如花娇妻医生。
  这年头,腹黑变态杰克配皮的佣兵。
  这年头,连冰冷的密码机都有律师爱了!我一只可爱迷人的活乌鸦却只能在石头上自抱自泣!
  不美好的一天,只有被拆的椅子陪我一起,自抱自泣。
  

  
  
——END——
  
  
 
  
   
小小的后续
  
  椅子(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园丁我告诉你!你迟早有一天我被我送上天的!”
  园丁(做鬼脸):略略略~
  医生为椅子血浆准备,厂长里奥砸椅准备,皮尔森灯光准备。
  
  杰克(笑):还皮吗?
  奈布(哭腔):不……不皮了………疼……唔哈………嗯………
  裘克和我还有班恩表示:没眼看没眼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