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筱曦

人生如戏,皆是咸鱼。
我是此咸,你是此闲。
我们不一样,不一样。
你是大佬,而我却还是破烂。

庄园的一天

#第一人称视角 乌鸦视角
#cp 杰佣 园医
#有私设
#巨ooc
#第一次写 幼儿园文笔 交个党费
  

  我,庄园的一只美丽迷人可爱的乌鸦,在一群乌鸦中,我最美~
  我每一天都看着庄园中的一切,只是最近,似乎一点都不美好,就说说今天吧。
  今天的我很乖巧的站在一块大石头上,我的旁边有一把椅子,附近还有两把,一共是三把椅子,还有一台密码机。
  我四处张望了一下,很快就有一个人影出现了。但当他靠近的时候,我才发现,那是两个人,园丁和医生!
  在园丁过来拆椅子时,我“唰”的一下腾空而起,身姿优美,黑羽飘落在准备解机的医生的帽子上,园丁立马用工具箱将我砸了下来。
  “嗷!”
  我不仅十分给力的哀嚎了一声,还尽职尽责的将她们两人的位置暴露出来。
  “艾米丽,头上有羽毛哦。”
  “没事没事,只是这只乌鸦………”
  “扔了扔了!”
  园丁说着就把我拎了起来,正打算把我扔出去时,仁慈的医生,艾米丽•黛儿小姐将我从园丁艾玛•伍兹这个人手中救了下来。
  “艾玛•伍兹!老女人!暴力!暴力!”
  我又一次飞上了天空,却在空中飞过,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被园丁用大石子砸下来,坠落在一张白面具上。
  “啊!豆豆眼!豆豆眼!”
  我还没有想起这是谁,脑子就比理智先一步通过嘴反应了我的第一想法。
  “小乌鸦,你很飘嘛~”
  独属于杰克低沉而又富有磁性的带着一口伦敦腔的声音传来,吓得我竖起了全身的羽毛。
  我叫了一声,扑腾着翅膀,锋利的爪子在杰克的白面具是留下了痕迹。我以为我可以飞走了,但杰克捏住了我的翅膀。
  “身为一个绅士,我可以不计较你的失礼。帮我找到小奈布,不然我就把你交给艾玛小姐炖汤。听清楚了吗?”
  杰克的话语里满是威胁,我召集我的乌鸦姐妹们一起帮我找。
  毕竟,这个庄园的乌鸦,哪个没被园丁拔过毛?哪个没被厂长里奥砸过?
  很快,我为杰克报了佣兵,也就是奈布•萨贝达先生的点。杰克又一次隐身在雾中,我很机灵的转转头,跟了上去。
  “又是乌鸦!”
  奈布拉低帽檐,似是很不满。
  我自然是听见了这句话,我很愉快的点点头。
  是啊是啊,你每次都是被我报点的,开心不?
  随着心跳声,杰克离奈布越来越近。结果杰克一个不小心,就让奈布砸了一板子,现出原形了。
  奈布还对杰克吐了吐舌头,歪着头,竖起了大拇指,只不过是倒着的。
  “有本事,来抓我。”
  奈布他说完就转身跑走了。杰克甩了甩爪子,我听见他的笑声了,智障般hahahahahahaha的笑声。
  我看不见杰克面具下的表情,但我知道他一定是愉快的。
  “活该让砸!活该!橘里橘气的!变态变态!”
  我在一旁发出了声音,杰克没有理我,一脚将木板踩碎,又到了奈布刚刚解了一大半的密码机那里。
  失常
  真是太坏了,我不禁这样想到。我站在窗口上,等待在人的到来,杰克早就不知道飘到哪里了。
  不一会儿,逃脱追击的奈布又一次返回来解这台密码机。在他看见破译程度几乎跌到零的时候,气得身子发抖,双手紧握。
  “杰克!!!”
  奈布这么大的一声,我敢肯定杰克那个老变态不知道在哪里笑呢,原因是奈布这么大声的喊了他的名字。
  而我也的确被这一嗓子吓到起飞了,我敢保证我这辈子第一次见有人被杰克气成这样,也第一次见能让杰克这么不绅士甚至有些恶趣味对待的人。
  奇观奇观
  我朝其他地方飞去。
  我看见庄园的椅子被拆光,凌乱的散落在一旁,艾玛和艾米丽正在悠闲的吃果子,我有些心疼被厂长抓去当苦力修椅子的裘克和班恩。
  疯女人,疯女人,看杰克一会儿就让你上天!
  又飞了一会,我看见了律师,我忘了他的名字,可能是被厂长荼毒,我现在看到他想到的是  小白脸不要脸
  还是叫律师好了,毕竟就我们是单身了。
  “律师先生,你对你这局的队友满意吗?”
  “满意。”
  其实说真的,我有些怀疑他的话是假的。因为我很不解,我认为他会说不满意的。
  “不聊了,我要和密码机结婚去了。”
  律师推了推眼睛,我还石化在一旁,我就这样看着他跑向大门。
  窒息,窒息,令人窒息的操作。
  这年头,乌鸦也要吃狗粮了!
  这年头,暴力园丁配如花娇妻医生。
  这年头,腹黑变态杰克配皮的佣兵。
  这年头,连冰冷的密码机都有律师爱了!我一只可爱迷人的活乌鸦却只能在石头上自抱自泣!
  不美好的一天,只有被拆的椅子陪我一起,自抱自泣。
  

  
  
——END——
  
  
 
  
   
小小的后续
  
  椅子(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园丁我告诉你!你迟早有一天我被我送上天的!”
  园丁(做鬼脸):略略略~
  医生为椅子血浆准备,厂长里奥砸椅准备,皮尔森灯光准备。
  
  杰克(笑):还皮吗?
  奈布(哭腔):不……不皮了………疼……唔哈………嗯………
  裘克和我还有班恩表示:没眼看没眼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