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筱曦

人生如戏,皆是咸鱼。
我是此咸,你是此闲。
我们不一样,不一样。
你是大佬,而我却还是破烂。

心心相印 雷嘉 刑警设定

  啊……我是靠不住的人啊……嘛,那我就写了,现在是走剧情,这章我写的比较烂,开头最烂,后面应该是有一点点精彩的地方吧(自认为),不许嫌弃!我给你一个坑哦 @星珣是一只喜欢吃米团的鱿鱼yhea!
  筱曦的回合2:
  
  一身黑衣的鬼狐天冲就站在雷狮面前,而雷狮被绑在椅子上,来自鬼狐的俯视让雷狮不舒服极了。
  “怎么,想拿我来威胁嘉德罗斯吗?”
  雷狮挣扎了几下,绑的太结实所以他放弃挣扎,改为开口了。
  “雷狮大人,这您就说错了,这只是一个交易。”
  “哦?那打算用我换什么呢?”
  雷狮嗤笑一声,头靠在椅子上,绛紫色的眼眸中没有显示出一丝的情绪。
  “这个是秘密,暂时不能告诉您。”
  (很快你就知道了)
  鬼狐摊了摊手,面具十分适合的遮住了他的表情,平淡的语气就如同丹尼尔一样。
  “把人绑椅子上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对不起雷狮大人,这是我们的一项措施,只是为了防止您的反抗对我们造成的伤害。”
  鬼狐依旧是平淡的,在他准备继续说时,门外却传来一个好听的女声。
  “鬼狐大人,时间不早了。”
  “知道了。”
  “是。”
  门外又没了动静,鬼狐发出了一声轻笑。
  鬼狐从宽大的斗篷中掏出一直试剂,对着雷狮的血管输了进去。
  “喂!你干了什么?!”
  伴随着无力感的上升,鬼狐解开了绳子,雷狮就摔倒在地上,在他快要晕过去的时候。
  鬼狐推开了门,在临走前,只留下了一句话。
  “希望您能海涵我的无礼,雷狮大人。”
  
  
  此时的嘉德罗斯已经换了一套方便运动的衣服,软底鞋和一件遮至小腿的黑色风衣。
  虽然说约定的时间是明天的四点,但嘉德罗斯还是提前去了,在附近的旅店待了一天,在快到四点的时候,才出发。
  抬手看了手表一眼4:00,不错,没迟,刚刚好。
  嘉德罗斯看着站在门前穿着黑色斗篷带着面具的鬼狐和白色斗篷带着面具似乎是女性的人,便开口了。
  “雷狮呢?”
  “嘉德罗斯大人,不要着急,请随我来。”
  嘉德罗斯被夹在中间,三个人朝里面走去。
  看上去不大很破旧的废弃工厂实际上别有洞天,里面的空间很大,不然是无法容下百十号人的。
  这些人全部都是白斗篷白底黑纹的面具,宽大的斗篷遮住了身体,嘉德罗斯确定他们肯定有藏什么东西。
  “嘉德罗斯大人,要吃些水果吗?赶路过来,应该很累吧。”
  鬼狐派遣人端来了水果,放在旁边的桌子上,而嘉德罗斯就坐在那张椅子上。
  嘉德罗斯没有动,鬼狐也没有动,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气氛瞬间尴尬。
  “嗒嗒嗒。”
  十分有规律节奏的声音响起,是嘉德罗斯用手指在桌上敲打发出的,在鬼狐看向这边时,他开口了。
  “直接说你的目的,我不想浪费时间,已经过去十五分钟了。”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莱娜。”
  鬼狐喊了一个名字,他旁边的一名女子便拿出了一份类似于合同的东西交给嘉德罗斯。
  “你的目的并不是单纯的钱和武器吧。”
  虽是问句,嘉德罗斯却用了肯定的语气。
  “没有哦,嘉德罗斯大人。”
  “啧。”
  嘉德罗斯看着鬼狐,几秒过后,他冲了上去,在拳头离鬼狐的面具还有一点的时候,嘉德罗斯听到了子弹上膛的声音。
  “嘉德罗斯大人,我们这里是人手一把枪的,所以请不要轻举妄动。”
  鬼狐依旧是平淡的语气,似乎将要被打的不是自己,或许是太过自信。
  嘉德罗斯的袖口中滑出一把匕首,贴在鬼狐的脖子上。
  “你觉得我有几成把握和杀了你后全身而退?”
  “这是不可能的,嘉德罗斯大人。”
  鬼狐的话语中夹杂了一丝笑意,而此时,莱娜冲了上来,很好的将嘉德罗斯逼退。
  “鬼狐大人,您没事吧?”
  “没事。”
  莱娜扶起鬼狐后,迎上了嘉德罗斯的攻击。
  莱娜知道自己是打不过嘉德罗斯的,却又必须拖住他的脚步,所以采用了消耗。
  而嘉德罗斯似乎是很有兴致陪她玩,所以也不紧不慢。
  “建议你们,最好不要动哦~”
  一个声音从鬼狐的背后响起,冰冷的枪口抵在他的头上。
  “动的话,你们的领头人,可是会死的呢~”
  “鬼狐大人!”
  莱娜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鬼狐的身后是一个同样穿白斗篷戴白面具的人,却将枪口抵在鬼狐的脑袋上。
  “鬼天盟,一个传销兼犯罪和黑市交易的组织,少说也有上千人。领头人呢,就是你,一个擅长洗脑和欺骗,却又带着冠冕堂皇理由的人,还真是不好对付,之前的线索也让你打乱了。只是可惜了,你认为嘉德罗斯是个没有脑子的莽夫吗?还真是愚蠢呢,我亲爱的哥哥,鬼狐天冲~”
  独属于凯莉狡猾又富有特点的欠揍语调,饶是鬼狐也着实一愣,面具将他一瞬的呆滞遮掩过去。
  凯莉右手用枪,左手掀开斗篷,摘下面具,那张俏皮的脸就这样露了出来。
  “你这斗篷的质量真差,不透气,热死本小姐了。”
  凯莉似乎是还嫌不够气人,在用左手扇风。
  呜呜的警鸣声响起,丹尼尔带着一群人冲了进来,将其余人制服。
  “真可惜,如果我死了,雷狮大人就也要死了。”
  “是吗?”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嘉德罗斯背后传来,他鼻头一酸,却并未回头。
  “抱歉,没去接你。”
  雷狮的声音又响起了,嘉德罗斯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却向后倒去。
  “还好…没事………”
  雷狮接住了嘉德罗斯,那句轻语,雷狮听见了,像是安慰怀中晕过去的人,他也回了一句。
  “嗯,没事。”
  雷狮已经猜到嘉德罗斯可能伤没有痊愈,却威胁医生的场面了,不然他现在是不会晕过去的。
  “你很愤怒,为什么?”
  安莉洁的身影出现在凯莉旁边,十分好奇的看着鬼狐。
  “是不服吗?”
  安莉洁又一次的发问了,却是丹尼尔做出了解释。
  “嘉德罗斯在那天就已经将地址和时间告诉了我,凯莉则是成功混入鬼天盟,并发出了消息,帕洛斯和佩利去救出雷狮,卡米尔则是侵入嘉德罗斯的手机系统,确定具体的地点(GPS)。毕竟,这周围的废弃工厂,不止一个。”
  “还真是好的计划,嘉德罗斯大人,只是可惜,我的一个人偶,就能让你们这么高兴吗?”
  鬼狐的声音从黑斗篷下传出,而揭开面具后,那只是一副手机镶嵌在人偶的脸上。
  “唰。”
  “咳咳!”
  “咳……这是什么啊,呛死了!”
  
  
  

评论(3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