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筱曦

人生如戏,皆是咸鱼。
我是此咸,你是此闲。
我们不一样,不一样。
你是大佬,而我却还是破烂。

心心相印[雷嘉]/刑警设定

#我本来以为是 @星珣是一只喜欢吃米团的鱿鱼yhea! 写完刀子部分,然后我写糖的,这样开篇的话,那我就随意了。刑警我第一次写,也不了解,绝对会有很多漏洞。
#刑警设定 已恋爱 未公开
  筱曦的回合:
  丹尼尔的到来,让雷狮的悬着的心稍微落下一点,至少有他在,嘉德罗斯就不会再次受到伤害。
  雷狮明白,身为刑警,他不能把过多的精力放在私人感情上。所以雷狮将嘉德罗斯交给了丹尼尔。
  “等我。”
  雷狮在嘉德罗斯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
  第三枪,雷狮打在了开枪歹徒的腿上,果不其然的听见了因为疼痛而发出的叫声。
  除了车上被抓的三个还有开枪的那一个,还可能有其他的人。
  雷狮不明白为什么这对姐弟会让歹徒这样重视。
  这对姐弟中的姐姐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哭,而弟弟则是在安慰,声音的颤抖暴露出他心中的恐惧。
  “走。”
  雷狮拎起姐弟丢到丹尼尔那边,确保这四个歹徒是不敢反抗后,才压着他们上了警车。
  在任务完成后,雷狮匆忙的赶去医院。
  说不担心是假的,焦急也没有什么办法。
  到了嘉德罗斯的病房,雷狮正准备推门进去时,门开了,一个医生和护士走了出来,护士对雷狮比了一个“嘘”的手势。
  雷狮点点头,往后退了几步,医生开口了。
  “后背中了三枪,可能是躲得及时,距离较远或者开枪的人准心不行,所以避开了要害。子弹已经取了出来,目前没有大碍,只是流血过多,让他静养。”
  医生简单的说了几句,和护士走了,雷狮看着他们走远后,还是轻轻的推开了房门。
  雷狮放轻脚步走了进去,关上门,走到床前。
  嘉德罗斯闭着双眼,依旧是那张精致的脸,脸上却没有什么血色,嘴唇也有些泛白,曾经耀眼的金发也黯淡了许多。
  “雷狮…………”
  不知道是梦中的呓语还是醒来的轻声,淡淡的声音传到雷狮耳中,像一粒石子投入平静的湖中,泛起圈圈涟漪。
  “睡吧,我在。”
  雷狮轻声地回应了一句,坐在床上,靠在床头的墙,半眯起眼睛,不久也睡着了。
  病房里很安静,四周也都是白色。半开的窗户和未拉住的窗帘,透过些许的亮光。微风的吹过,带来丝丝的凉意,却也抚平了许多的急躁。
  第二天,嘉德罗斯是刺眼的亮光中醒来的。
  四周是白白是一片,刚醒来的双眼还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嘉德罗斯又闭上双眼,稍等了一会儿。
  调整好聚焦的眼睛看清了病房的一切。
  耳边穿来轻声的呼吸,嘉德罗斯回头就看见了雷狮。他想坐起来,背后的疼痛和无力却让他起不了身。
  嘉德罗斯并不喜欢这种感觉,他可以忍受疼痛等等的什么,可是这样无力感让他难受极了。
  气得嘉德罗斯垂了床一拳,发出的响声让雷狮醒了。
  “早上脾气这么大的吗?”
  雷狮打了一个哈欠,揉了揉嘉德罗斯的金发,在他额头上留下一吻。
  “呵,是你躺在床上吗?”
  嘉德罗斯想也不想就怼了回去,雷狮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
  “不是我躺在床上啊,因为有我的小祖宗给挡枪了啊,根本就不知道我有多心疼就直接挡住了啊,这种感觉其实你讨厌极了吧。”
  雷狮的语气听上去一如既往的欠揍,但是其中夹杂的意味嘉德罗斯也听的出来。
  是的,雷狮有些生气,生气嘉德罗斯不管自己就为自己挡枪。
  “那你认为你就不会有事了吗?”
  “会,但我的小祖宗受伤了,我会更加不好。”
  嘉德罗斯抬眸,灿金色的眼睛中倒映着雷狮那张放大的脸。
  嘉德罗斯伸出双手搂住雷狮的脖子,主动给了他一个亲吻。雷狮发出了愉悦的笑声,很有磁性却带着浓浓的侵略意味。
  一个深吻后,嘉德罗斯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脸也红了不少,正打算说话时,雷狮的手机响了。
  “喂?”
  “雷狮。”
  “丹尼尔?”
  “是的,我需要你过来。”
  “那对姐弟吗?”
  “不止。”
  “知道了。”
  雷狮挂了电话,他知道,嘉德罗斯肯定听见了通话的全部内容。
  “那我走了,不出意外晚上回来看你。”
  雷狮为嘉德罗斯掖好被子,走出去后很贴心的带上了门。
  嘉德罗斯躺在床上,望着花白的天花板,思绪开始飘远。
  如果 我们不是刑警
  
  雷狮已经到了丹尼尔那里,除了丹尼尔和那对姐弟外,还有一个安迷修。
  说真的,雷狮对这对姐弟没有好感。能哭,又什么用处,只会惹事。
  “姐姐叫艾比,弟弟叫埃米”
  “说重点。”
  雷狮打断了安迷修的话。
  “他们被绑架是因为绑架了就可以威胁到在下,最近发生这样的事情比较多。像金差点被绑架,估计是想威胁到格瑞和秋,但是那两个人被路过的凯莉和安莉洁暴揍了一顿。然后就是紫堂幻也被绑架了,可惜银爵目睹了一切,顺手救下紫堂幻,所以紫堂幻也没有被绑架。这样想一下。”
  “或许是同一个组织所为,是吗?”
  “正是。”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