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筱曦

人生如戏,皆是咸鱼。
我是此咸,你是此闲。
我们不一样,不一样。
你是大佬,而我却还是破烂。

心心相印 雷嘉 刑警设定

  啊……我是靠不住的人啊……嘛,那我就写了,现在是走剧情,这章我写的比较烂,开头最烂,后面应该是有一点点精彩的地方吧(自认为),不许嫌弃!我给你一个坑哦 @星珣是一只喜欢吃米团的鱿鱼yhea!
  筱曦的回合2:
  
  一身黑衣的鬼狐天冲就站在雷狮面前,而雷狮被绑在椅子上,来自鬼狐的俯视让雷狮不舒服极了。
  “怎么,想拿我来威胁嘉德罗斯吗?”
  雷狮挣扎了几下,绑的太结实所以他放弃挣扎,改为开口了。
  “雷狮大人,这您就说错了,这只是一个交易。”
  “哦?那打算用我换什么呢?”
  雷狮嗤笑一声,头靠在椅子上,绛紫色的眼眸中没有显示出一丝的情绪。
  “这个是秘密,暂时不能告诉您。”
  (很快你就知道了)
  鬼狐摊了摊手,面具十分适合的遮住了他的表情,平淡的语气就如同丹尼尔一样。
  “把人绑椅子上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对不起雷狮大人,这是我们的一项措施,只是为了防止您的反抗对我们造成的伤害。”
  鬼狐依旧是平淡的,在他准备继续说时,门外却传来一个好听的女声。
  “鬼狐大人,时间不早了。”
  “知道了。”
  “是。”
  门外又没了动静,鬼狐发出了一声轻笑。
  鬼狐从宽大的斗篷中掏出一直试剂,对着雷狮的血管输了进去。
  “喂!你干了什么?!”
  伴随着无力感的上升,鬼狐解开了绳子,雷狮就摔倒在地上,在他快要晕过去的时候。
  鬼狐推开了门,在临走前,只留下了一句话。
  “希望您能海涵我的无礼,雷狮大人。”
  
  
  此时的嘉德罗斯已经换了一套方便运动的衣服,软底鞋和一件遮至小腿的黑色风衣。
  虽然说约定的时间是明天的四点,但嘉德罗斯还是提前去了,在附近的旅店待了一天,在快到四点的时候,才出发。
  抬手看了手表一眼4:00,不错,没迟,刚刚好。
  嘉德罗斯看着站在门前穿着黑色斗篷带着面具的鬼狐和白色斗篷带着面具似乎是女性的人,便开口了。
  “雷狮呢?”
  “嘉德罗斯大人,不要着急,请随我来。”
  嘉德罗斯被夹在中间,三个人朝里面走去。
  看上去不大很破旧的废弃工厂实际上别有洞天,里面的空间很大,不然是无法容下百十号人的。
  这些人全部都是白斗篷白底黑纹的面具,宽大的斗篷遮住了身体,嘉德罗斯确定他们肯定有藏什么东西。
  “嘉德罗斯大人,要吃些水果吗?赶路过来,应该很累吧。”
  鬼狐派遣人端来了水果,放在旁边的桌子上,而嘉德罗斯就坐在那张椅子上。
  嘉德罗斯没有动,鬼狐也没有动,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气氛瞬间尴尬。
  “嗒嗒嗒。”
  十分有规律节奏的声音响起,是嘉德罗斯用手指在桌上敲打发出的,在鬼狐看向这边时,他开口了。
  “直接说你的目的,我不想浪费时间,已经过去十五分钟了。”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莱娜。”
  鬼狐喊了一个名字,他旁边的一名女子便拿出了一份类似于合同的东西交给嘉德罗斯。
  “你的目的并不是单纯的钱和武器吧。”
  虽是问句,嘉德罗斯却用了肯定的语气。
  “没有哦,嘉德罗斯大人。”
  “啧。”
  嘉德罗斯看着鬼狐,几秒过后,他冲了上去,在拳头离鬼狐的面具还有一点的时候,嘉德罗斯听到了子弹上膛的声音。
  “嘉德罗斯大人,我们这里是人手一把枪的,所以请不要轻举妄动。”
  鬼狐依旧是平淡的语气,似乎将要被打的不是自己,或许是太过自信。
  嘉德罗斯的袖口中滑出一把匕首,贴在鬼狐的脖子上。
  “你觉得我有几成把握和杀了你后全身而退?”
  “这是不可能的,嘉德罗斯大人。”
  鬼狐的话语中夹杂了一丝笑意,而此时,莱娜冲了上来,很好的将嘉德罗斯逼退。
  “鬼狐大人,您没事吧?”
  “没事。”
  莱娜扶起鬼狐后,迎上了嘉德罗斯的攻击。
  莱娜知道自己是打不过嘉德罗斯的,却又必须拖住他的脚步,所以采用了消耗。
  而嘉德罗斯似乎是很有兴致陪她玩,所以也不紧不慢。
  “建议你们,最好不要动哦~”
  一个声音从鬼狐的背后响起,冰冷的枪口抵在他的头上。
  “动的话,你们的领头人,可是会死的呢~”
  “鬼狐大人!”
  莱娜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鬼狐的身后是一个同样穿白斗篷戴白面具的人,却将枪口抵在鬼狐的脑袋上。
  “鬼天盟,一个传销兼犯罪和黑市交易的组织,少说也有上千人。领头人呢,就是你,一个擅长洗脑和欺骗,却又带着冠冕堂皇理由的人,还真是不好对付,之前的线索也让你打乱了。只是可惜了,你认为嘉德罗斯是个没有脑子的莽夫吗?还真是愚蠢呢,我亲爱的哥哥,鬼狐天冲~”
  独属于凯莉狡猾又富有特点的欠揍语调,饶是鬼狐也着实一愣,面具将他一瞬的呆滞遮掩过去。
  凯莉右手用枪,左手掀开斗篷,摘下面具,那张俏皮的脸就这样露了出来。
  “你这斗篷的质量真差,不透气,热死本小姐了。”
  凯莉似乎是还嫌不够气人,在用左手扇风。
  呜呜的警鸣声响起,丹尼尔带着一群人冲了进来,将其余人制服。
  “真可惜,如果我死了,雷狮大人就也要死了。”
  “是吗?”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嘉德罗斯背后传来,他鼻头一酸,却并未回头。
  “抱歉,没去接你。”
  雷狮的声音又响起了,嘉德罗斯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却向后倒去。
  “还好…没事………”
  雷狮接住了嘉德罗斯,那句轻语,雷狮听见了,像是安慰怀中晕过去的人,他也回了一句。
  “嗯,没事。”
  雷狮已经猜到嘉德罗斯可能伤没有痊愈,却威胁医生的场面了,不然他现在是不会晕过去的。
  “你很愤怒,为什么?”
  安莉洁的身影出现在凯莉旁边,十分好奇的看着鬼狐。
  “是不服吗?”
  安莉洁又一次的发问了,却是丹尼尔做出了解释。
  “嘉德罗斯在那天就已经将地址和时间告诉了我,凯莉则是成功混入鬼天盟,并发出了消息,帕洛斯和佩利去救出雷狮,卡米尔则是侵入嘉德罗斯的手机系统,确定具体的地点(GPS)。毕竟,这周围的废弃工厂,不止一个。”
  “还真是好的计划,嘉德罗斯大人,只是可惜,我的一个人偶,就能让你们这么高兴吗?”
  鬼狐的声音从黑斗篷下传出,而揭开面具后,那只是一副手机镶嵌在人偶的脸上。
  “唰。”
  “咳咳!”
  “咳……这是什么啊,呛死了!”
  
  
  

庄园的一天

#第一人称视角 乌鸦视角
#cp 杰佣 园医
#有私设
#巨ooc
#第一次写 幼儿园文笔 交个党费
  

  我,庄园的一只美丽迷人可爱的乌鸦,在一群乌鸦中,我最美~
  我每一天都看着庄园中的一切,只是最近,似乎一点都不美好,就说说今天吧。
  今天的我很乖巧的站在一块大石头上,我的旁边有一把椅子,附近还有两把,一共是三把椅子,还有一台密码机。
  我四处张望了一下,很快就有一个人影出现了。但当他靠近的时候,我才发现,那是两个人,园丁和医生!
  在园丁过来拆椅子时,我“唰”的一下腾空而起,身姿优美,黑羽飘落在准备解机的医生的帽子上,园丁立马用工具箱将我砸了下来。
  “嗷!”
  我不仅十分给力的哀嚎了一声,还尽职尽责的将她们两人的位置暴露出来。
  “艾米丽,头上有羽毛哦。”
  “没事没事,只是这只乌鸦………”
  “扔了扔了!”
  园丁说着就把我拎了起来,正打算把我扔出去时,仁慈的医生,艾米丽•黛儿小姐将我从园丁艾玛•伍兹这个人手中救了下来。
  “艾玛•伍兹!老女人!暴力!暴力!”
  我又一次飞上了天空,却在空中飞过,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被园丁用大石子砸下来,坠落在一张白面具上。
  “啊!豆豆眼!豆豆眼!”
  我还没有想起这是谁,脑子就比理智先一步通过嘴反应了我的第一想法。
  “小乌鸦,你很飘嘛~”
  独属于杰克低沉而又富有磁性的带着一口伦敦腔的声音传来,吓得我竖起了全身的羽毛。
  我叫了一声,扑腾着翅膀,锋利的爪子在杰克的白面具是留下了痕迹。我以为我可以飞走了,但杰克捏住了我的翅膀。
  “身为一个绅士,我可以不计较你的失礼。帮我找到小奈布,不然我就把你交给艾玛小姐炖汤。听清楚了吗?”
  杰克的话语里满是威胁,我召集我的乌鸦姐妹们一起帮我找。
  毕竟,这个庄园的乌鸦,哪个没被园丁拔过毛?哪个没被厂长里奥砸过?
  很快,我为杰克报了佣兵,也就是奈布•萨贝达先生的点。杰克又一次隐身在雾中,我很机灵的转转头,跟了上去。
  “又是乌鸦!”
  奈布拉低帽檐,似是很不满。
  我自然是听见了这句话,我很愉快的点点头。
  是啊是啊,你每次都是被我报点的,开心不?
  随着心跳声,杰克离奈布越来越近。结果杰克一个不小心,就让奈布砸了一板子,现出原形了。
  奈布还对杰克吐了吐舌头,歪着头,竖起了大拇指,只不过是倒着的。
  “有本事,来抓我。”
  奈布他说完就转身跑走了。杰克甩了甩爪子,我听见他的笑声了,智障般hahahahahahaha的笑声。
  我看不见杰克面具下的表情,但我知道他一定是愉快的。
  “活该让砸!活该!橘里橘气的!变态变态!”
  我在一旁发出了声音,杰克没有理我,一脚将木板踩碎,又到了奈布刚刚解了一大半的密码机那里。
  失常
  真是太坏了,我不禁这样想到。我站在窗口上,等待在人的到来,杰克早就不知道飘到哪里了。
  不一会儿,逃脱追击的奈布又一次返回来解这台密码机。在他看见破译程度几乎跌到零的时候,气得身子发抖,双手紧握。
  “杰克!!!”
  奈布这么大的一声,我敢肯定杰克那个老变态不知道在哪里笑呢,原因是奈布这么大声的喊了他的名字。
  而我也的确被这一嗓子吓到起飞了,我敢保证我这辈子第一次见有人被杰克气成这样,也第一次见能让杰克这么不绅士甚至有些恶趣味对待的人。
  奇观奇观
  我朝其他地方飞去。
  我看见庄园的椅子被拆光,凌乱的散落在一旁,艾玛和艾米丽正在悠闲的吃果子,我有些心疼被厂长抓去当苦力修椅子的裘克和班恩。
  疯女人,疯女人,看杰克一会儿就让你上天!
  又飞了一会,我看见了律师,我忘了他的名字,可能是被厂长荼毒,我现在看到他想到的是  小白脸不要脸
  还是叫律师好了,毕竟就我们是单身了。
  “律师先生,你对你这局的队友满意吗?”
  “满意。”
  其实说真的,我有些怀疑他的话是假的。因为我很不解,我认为他会说不满意的。
  “不聊了,我要和密码机结婚去了。”
  律师推了推眼睛,我还石化在一旁,我就这样看着他跑向大门。
  窒息,窒息,令人窒息的操作。
  这年头,乌鸦也要吃狗粮了!
  这年头,暴力园丁配如花娇妻医生。
  这年头,腹黑变态杰克配皮的佣兵。
  这年头,连冰冷的密码机都有律师爱了!我一只可爱迷人的活乌鸦却只能在石头上自抱自泣!
  不美好的一天,只有被拆的椅子陪我一起,自抱自泣。
  

  
  
——END——
  
  
 
  
   
小小的后续
  
  椅子(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园丁我告诉你!你迟早有一天我被我送上天的!”
  园丁(做鬼脸):略略略~
  医生为椅子血浆准备,厂长里奥砸椅准备,皮尔森灯光准备。
  
  杰克(笑):还皮吗?
  奈布(哭腔):不……不皮了………疼……唔哈………嗯………
  裘克和我还有班恩表示:没眼看没眼看。

心心相印[雷嘉]/刑警设定

#我本来以为是 @星珣是一只喜欢吃米团的鱿鱼yhea! 写完刀子部分,然后我写糖的,这样开篇的话,那我就随意了。刑警我第一次写,也不了解,绝对会有很多漏洞。
#刑警设定 已恋爱 未公开
  筱曦的回合:
  丹尼尔的到来,让雷狮的悬着的心稍微落下一点,至少有他在,嘉德罗斯就不会再次受到伤害。
  雷狮明白,身为刑警,他不能把过多的精力放在私人感情上。所以雷狮将嘉德罗斯交给了丹尼尔。
  “等我。”
  雷狮在嘉德罗斯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
  第三枪,雷狮打在了开枪歹徒的腿上,果不其然的听见了因为疼痛而发出的叫声。
  除了车上被抓的三个还有开枪的那一个,还可能有其他的人。
  雷狮不明白为什么这对姐弟会让歹徒这样重视。
  这对姐弟中的姐姐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哭,而弟弟则是在安慰,声音的颤抖暴露出他心中的恐惧。
  “走。”
  雷狮拎起姐弟丢到丹尼尔那边,确保这四个歹徒是不敢反抗后,才压着他们上了警车。
  在任务完成后,雷狮匆忙的赶去医院。
  说不担心是假的,焦急也没有什么办法。
  到了嘉德罗斯的病房,雷狮正准备推门进去时,门开了,一个医生和护士走了出来,护士对雷狮比了一个“嘘”的手势。
  雷狮点点头,往后退了几步,医生开口了。
  “后背中了三枪,可能是躲得及时,距离较远或者开枪的人准心不行,所以避开了要害。子弹已经取了出来,目前没有大碍,只是流血过多,让他静养。”
  医生简单的说了几句,和护士走了,雷狮看着他们走远后,还是轻轻的推开了房门。
  雷狮放轻脚步走了进去,关上门,走到床前。
  嘉德罗斯闭着双眼,依旧是那张精致的脸,脸上却没有什么血色,嘴唇也有些泛白,曾经耀眼的金发也黯淡了许多。
  “雷狮…………”
  不知道是梦中的呓语还是醒来的轻声,淡淡的声音传到雷狮耳中,像一粒石子投入平静的湖中,泛起圈圈涟漪。
  “睡吧,我在。”
  雷狮轻声地回应了一句,坐在床上,靠在床头的墙,半眯起眼睛,不久也睡着了。
  病房里很安静,四周也都是白色。半开的窗户和未拉住的窗帘,透过些许的亮光。微风的吹过,带来丝丝的凉意,却也抚平了许多的急躁。
  第二天,嘉德罗斯是刺眼的亮光中醒来的。
  四周是白白是一片,刚醒来的双眼还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嘉德罗斯又闭上双眼,稍等了一会儿。
  调整好聚焦的眼睛看清了病房的一切。
  耳边穿来轻声的呼吸,嘉德罗斯回头就看见了雷狮。他想坐起来,背后的疼痛和无力却让他起不了身。
  嘉德罗斯并不喜欢这种感觉,他可以忍受疼痛等等的什么,可是这样无力感让他难受极了。
  气得嘉德罗斯垂了床一拳,发出的响声让雷狮醒了。
  “早上脾气这么大的吗?”
  雷狮打了一个哈欠,揉了揉嘉德罗斯的金发,在他额头上留下一吻。
  “呵,是你躺在床上吗?”
  嘉德罗斯想也不想就怼了回去,雷狮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
  “不是我躺在床上啊,因为有我的小祖宗给挡枪了啊,根本就不知道我有多心疼就直接挡住了啊,这种感觉其实你讨厌极了吧。”
  雷狮的语气听上去一如既往的欠揍,但是其中夹杂的意味嘉德罗斯也听的出来。
  是的,雷狮有些生气,生气嘉德罗斯不管自己就为自己挡枪。
  “那你认为你就不会有事了吗?”
  “会,但我的小祖宗受伤了,我会更加不好。”
  嘉德罗斯抬眸,灿金色的眼睛中倒映着雷狮那张放大的脸。
  嘉德罗斯伸出双手搂住雷狮的脖子,主动给了他一个亲吻。雷狮发出了愉悦的笑声,很有磁性却带着浓浓的侵略意味。
  一个深吻后,嘉德罗斯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脸也红了不少,正打算说话时,雷狮的手机响了。
  “喂?”
  “雷狮。”
  “丹尼尔?”
  “是的,我需要你过来。”
  “那对姐弟吗?”
  “不止。”
  “知道了。”
  雷狮挂了电话,他知道,嘉德罗斯肯定听见了通话的全部内容。
  “那我走了,不出意外晚上回来看你。”
  雷狮为嘉德罗斯掖好被子,走出去后很贴心的带上了门。
  嘉德罗斯躺在床上,望着花白的天花板,思绪开始飘远。
  如果 我们不是刑警
  
  雷狮已经到了丹尼尔那里,除了丹尼尔和那对姐弟外,还有一个安迷修。
  说真的,雷狮对这对姐弟没有好感。能哭,又什么用处,只会惹事。
  “姐姐叫艾比,弟弟叫埃米”
  “说重点。”
  雷狮打断了安迷修的话。
  “他们被绑架是因为绑架了就可以威胁到在下,最近发生这样的事情比较多。像金差点被绑架,估计是想威胁到格瑞和秋,但是那两个人被路过的凯莉和安莉洁暴揍了一顿。然后就是紫堂幻也被绑架了,可惜银爵目睹了一切,顺手救下紫堂幻,所以紫堂幻也没有被绑架。这样想一下。”
  “或许是同一个组织所为,是吗?”
  “正是。”
  
  

是她画的!送我的!瑞嘉!@星珣是一只喜欢吃米团的鱿鱼yhea!
(谁告诉我怎么发多图?!)

这首歌超好听!推荐一下!
曾经找了好久才找到,也不是那么的火,但是非常不错。

让我碎碎念,让我逼逼叨!

最近在听铃酱的オネガィセカイ,非常好听,安利一下。然后开头的歌词的翻译是这样的

再熟悉的老路上 两人并肩回家
一如既往 和之前没什么两样
这样的雨天
迈着同样的步伐,合着呼吸的节拍
温柔一如既往的你
突然停住了脚步
你用沙哑的声音
对我说再见
雨声轻轻 模糊了耳朵
奇怪 是我听错了吗?
你说什么 我没听见
不要不要不要
我不要听!

这样的歌词,然后我就想到虐文,接着着我吃的cp里面,我就找到了和雨有关的文,带虐的,非常多!想吃什么就有什么,哎呀开心死我了!

逼逼叨碎碎念

我突然发现……一个很吓人的事情……
我的粉丝都是比我粉丝高的人……而且有的画画很好……
陷入沉思
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文我都弃了……唉。

凹凸补课班5

(可跳过开头)我又开始叨逼叨和碎碎念:励志从小透明变成大透明的我!又来更文了,虽然这章写的依旧渣的不行……但是反正没有我不介意嘛~发现自己有10个粉丝啦~开心到起飞!但是我不打算再更一章,我没存稿了,懒得打字在写一章,快夸我~算了,别打我就好了。


        期中考试很快来临,也很快就结束了,所有人跑都去看成绩了。
  “紫堂紫堂!你看!我到前100了!”
  “金,进步好快啊。”
  “格瑞又是第二,他万年老二吗?”
  金挠了挠头,露出一个不解的表情,紫堂无奈。
  紫:“金,不要忘了,还有一直是第一的嘉德罗斯。”
  金:“雷狮不是第三吗?怎么退了?”
  凯(突然出现):“金,前五中,只有第一和第二的排名顺序是没有变过的。嘉德罗斯一直稳居第一,还没有人超越过,只有格瑞是最接近的。而银爵本来就是第三,但是中途有一段时间请了长假,雷狮就变成了第三,安迷修就变成了第四。”
  金:“我不知道唉?”
  凯(嫌弃):“你能知道了?”
  紫:“嗯,凯莉说的没错。”
  金:“紫堂!”
  紫(反应过来):“啊不不不,我是说凯莉的分析是正确的。”
  凯:“那是当然,本小姐什么时候出过错。”
  紫:“快回班吧!”
  金:“嗯。”
  凯:“我就先不了。”
  
  
  待金和紫堂幻走到班门口时,就听见嘉德罗斯的喊声。
  “格瑞!来比一比吧!”
  “不。”
  当金和紫堂幻走到班门口时,目睹了一切,过程是这样的:
  嘉德罗斯站在格瑞桌子上,俯视着坐在凳子上的格瑞。然后要求和格瑞比一场,格瑞自然是拒绝的,还无视了嘉德罗斯。
  紧接着嘉德罗斯不高兴了,气势汹汹的感觉要生撕了格瑞,但是格瑞也是一个有脾气的人!
  能忍吗?能。(对不起,我拿错剧本了。)
  能忍吗?不能。
  格瑞笑了,你们知道万年冰山笑起来有多好看吗?班里的女生一片尖叫。嘉德罗斯感觉好烦,一声河东狮吼。
  “闭嘴渣渣!!!!!”
  雷狮趁嘉德罗斯不注意,从后面推了他一把,嘉德罗斯因为失去平衡而往前倒。格瑞瞬间站起接住了嘉德罗斯。
  却因为身高问题,嘉德罗斯的脚够不到地,悬在半空中。嘉德罗斯一转头,就可以看见格瑞那张冰山脸。
  嘉德罗斯越想越气,挣扎起来,最后一脚踹在笑得一脸灿烂的雷狮的脸上,踹的雷狮向后飞去。
  路过的安迷修身边还跟着艾比,正在谈论事情,然后因为艾比个子比较矮,所以雷狮越过艾比直奔安迷修,于是安迷修就变成了雷狮的肉垫。
  然后雷狮和安迷修吵起来了。
  “恶党你有病啊!”
  “woc!傻逼骑士你骂我?!”
  “&#$%/&*%&%……”
  两人越吵越欢,只差打起来了,让我们把目光转回瑞嘉这边。
  好久,格瑞才用他一向不变的清冷声线说道。
  “嘉德罗斯。”
  “啊?”
  嘉德罗斯转头看向格瑞,然后是一张放大几百倍的格瑞好看的脸。两人鼻尖碰鼻尖,连呼吸声都可以听到。
  “    ”
  格瑞说的话嘉德罗斯没有听见,不是因为走神,而是因为格瑞的气息让嘉德罗斯乱了分寸,一股股热气拍在脸上,太近了。
  嘉德罗斯大脑中只有一个想法,他在干什么?
  嘉德罗斯没有听见女生们的尖叫,不对,是腐女们的尖叫声。
  金猛地冲了进来,指着格瑞十分震惊的说出一句话。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发小!”
  
  等到上课了,丹尼尔进来讲课,讲到一半,就看见嘉德罗斯丢给格瑞一张纸条。行吧,我就当没看见。丹尼尔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找秋。
  格瑞想要无视,但是看见前面的嘉德罗斯晃着凳子,格瑞知道,他在等自己的回答。
  格瑞打开了纸条,上面是这么写的:
  “格瑞,你可不可以和我比一场?”
  选项:A可以  B同意
  
  格瑞想了想,用笔画了一个圈,传回给嘉德罗斯,嘉德罗斯打开后,瞬间站起来转身揪住格瑞的领子。
  “为什么?!”
  “嘉德罗斯………”格瑞的话被丹尼尔打断了。
  “你们两个给我出去面壁思过!”
  丹尼尔走到嘉德罗斯座位上,捡起纸条,只见格瑞在那句 可不可以和我比一场上的不可以三个字上画了圈。
  丹尼尔走回讲台时,雷狮拉开了窗户,准备跳窗逃学。安迷修身为学生会会长,还是知道自己的职责的。所以一把拽住了雷狮,并大喊。
  “雷狮!不要想不开啊!”
  安迷修成功的理解错雷狮的意思,雷式懵逼,低头看了看腰上安迷修的双手,雷狮笑了,对安迷修竖起了中指,然后义无反顾的跳了下去,连着安迷修一起。
  丹:“……………”
  丹(扶额):“要不我还是辞职吧…………”

凹凸补课班4

   愉快的时间过得非常快,又到校园时间了,身为头号问题学生的雷狮和嘉德罗斯,自然要开始搞事情。
  平常拆房打人就算了,还经常上怼校长下揍优良。让身为学生会会长的安迷修和学生会副会长格瑞头疼至极。
  但是这回,两人却开始了互殴,原因是什么?原因很简单,就是谁最帅。
  待安迷修过去时,两人伤痕累累,然后转头就问安迷修。
  “谁最帅?!”
  “谁最帅?!”
  安迷修在一脸懵逼中清了清嗓子,然后闪出玫瑰花。
  “最帅的暂时还不清楚:但是最美丽的自然是那些可爱美丽大方优雅(省略一万赞词)的艾比小姐啦!”
  “呵,去死吧你。”
  “你怕不是个傻子。”
  两人的话让安迷修伤心至极,消沉地蹲在墙角数蚂蚁。
  “在下明明没有说错………………”
  一旁走来了格瑞,对他说:“你应该上去将两人打一顿,而不是回答问题。”
  “可是他们我一个都打不过,和雷狮打是平手,和嘉德罗斯打就是找揍。”
  “还有一个方法,看好了。”
  格瑞说完这句话后,以50米冲刺的速度拽着雷狮和嘉德罗斯两人到一棵树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头巾和围巾绑在一起,打了一个死结,又绑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一半黄色一半白色,完美。
  接着格瑞无视两人的嚎叫,跑了回来,还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轻撩发丝。
  “哥就是这么帅~”
  ‘ 咣~~ ’
  格瑞脸朝地倒下,在格瑞说这句话的时候,远处飞来一根黑黄相间的棍子,还伴随着嘉德罗斯嫌弃至极的声音。
  “恶心死我了你个渣渣!!!”
  
  就这样,闹腾的一天过去了,没有人会知道,第二天会发生什么。
  于是第二天:
  九个人分成三个团队之间的气氛凝固,满满的大气压,路过的学生都绕开了他们。除了准备过来和他们打招呼的却被紫堂幻拉走的金。
  红绿灯组成员:嘉德罗斯  蒙特祖玛  雷德
  雷狮海盗船F4:雷狮  卡米尔  帕洛斯  佩利
  学生会组嘉宾:安迷修  格瑞
  
  三个组占据着开会的场地,丝毫不退让,气氛再一次凝固成冰,最后,祖玛开口了。
  “嘉德罗斯大人,如果不高兴不爽,受委屈了,就尽管拆,我们会给积分让他们再建学校。”
  (瑞内心:这是溺宠吧?!)
  “大哥,如果你想,我可以为你制定一个既可以出气又让人找不到理由说你的方案。”
  (安内心:我还在这里啊!)
  
  一阵敲门声传来,安迷修起身打开门,丹尼尔带着平常的微笑,目光环视众人一圈,然后说道。
  “占着大厅干什么?还不赶紧去复习?”
  
  正如丹尼尔所说,占着大厅干什么?还不赶紧去复习?所有人都乖乖去复习了。
  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其实并不,毕竟我们的嘉德罗斯怎么会听话呢,听话了还是他吗?
  所以当银爵进班的时候,嘉德罗斯被格瑞抱着,手脚乱挥的挣扎着,还大喊着。
  “格瑞!格瑞你个渣渣放开我!”
  “这是教室,安静。”
  格瑞放开了嘉德罗斯,但是扯住了他的围巾。
  “晃手(放手),花手(放手)泥要乐洗窝啊(你要勒死我啊)……………唔……!”
  格瑞就在银爵的瞩目下,用嘴堵住了嘉德罗斯的嘴。
  银爵:我看得见。
  然后雷狮进来了,吹了一个口哨,揪着安迷修的领带,在安迷修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嚣张的对嘉德罗斯说:“有本事,你也像我一样反攻。”
  接着,嘉德罗斯又炸毛了。
        银内心:我还在这里,你们怎样真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