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筱曦

人生如戏,皆是咸鱼。
我是此咸,你是此闲。
我们不一样,不一样。
你是大佬,而我却还是破烂。

呵,人类

#第一人称视角,椅子视角
#cp为杰佣,园医,社→园(其实量都比较少,社园更少所以就不占tag了)
#有私心和私设,杰佣交往前提
#绝对会ooc
#文笔不好请见谅,因为我想换一个结局试一下,所以衔接非常不自然。
#这篇是联文,乌鸦视角由 @星珣来写。

正文开始:
  
  大家好,我是庄园十一把椅子中的一把,我和蔼可亲平易近人,长得漂亮还十分温柔。
  先不多说了,游戏要开始了。
  这回的地图还是圣心医院,我目前是在石像的旁边。
  说真的,这个石像有些吓人,明明是个石头,却会转头,而且是不转身子只转头。看得我这把美丽的椅子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对,是木屑。
  这局的会碰到哪个求生者呢?想想都好奇,只要别让我碰到那个园丁小姐就好。
  我还记得我其余十把椅子同胞被拆的七零八落。
  这时,我看到了艾米丽小姐。
  她穿着白色的裙子,背后还有着一对漂亮的翅膀,随着她的步伐而轻微的抖动着。头上有一个白金色的圆环悬空,看上去就和假的一样。
  她绕过了我,开始解密码机。
  “艾米丽!”
  哦,天呐。艾玛 • 伍兹,怎么又是这个魔鬼,我仿佛看到了她身后象征着恶魔的尾巴和翅膀,这还是真的是恶魔配天使啊。
  不同于我的害怕,艾米丽,也就是医生小姐。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
  “艾玛,你来了,快些破译吧。”
  “艾玛好想和你一起破译哦,但是为了你们的安全,我要去拆椅子了。”
  “辛苦了。”
  艾米丽停下手中的破译,为在艾玛的脸上亲吻了一下。
  “哦艾米丽我的天使我的良药!”
  好吧,园丁小姐又开启了奇怪的模式,不过却给我留了一条活路。
  她左拆螺丝右拆木板,我感觉我已经快要散架了。
  “艾玛小姐!请等等克利切!”
  “哦,是皮尔森先生啊,可以帮艾玛保护一下艾米丽吗?”
  “这………”
  “不可以吗?”
  艾玛眨了眨眼睛看着克利切。
  “当然可以艾玛小姐!克利切听你的!”
  “那就感谢啦~”
  艾玛拎着工具箱跑去了别处,她早就算准了克利切不会拒绝自己的所有请求,虽然有些对不起他,但谁叫自己喜欢艾米丽呢。
  在园丁走后,我看着这两人的低气压如同实质般冒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亲爱的艾玛小姐,你还是快拆了我吧,这里太吓人了,还是让我早死早超生好了,来世我肯定还是一把威武的椅子。
  不久,他们解完机后就走了。但是与此同时,我听到了拍板的声音。
  “哟杰克,怎么,这是老了身手不行了吗?都没打到我哦。”
  “小奈布,你知道人皇的标准结局吗?”
  “谁知道呢?”
  奈布先生对杰克眨了一下眼睛,似乎是在挑衅,又似乎是在说你快来啊。
  杰克很给面子的大步走了过去,还发出了愉悦的轻笑。
  然鹅,几秒之后。
  “啊!”
  奈布先生在翻板子的时候让杰克的气刃打到了,一声呜咽后倒在地上。
  “这就是人皇的标准结局哦,小奈布。”
  “别抱我!”
  奈布先生挣扎着,却还是被杰克以公主抱的形式抱了起来。
  “说了别抱我!”
  奈布挣扎的越来越厉害,杰克却歪了歪头,隔着面具亲吻了奈布先生的额头。
  “别乱动我亲爱的宝贝。”
  奈布挣扎的幅度小了一点,脸似乎唰分一下红了起来,却还是很凶的吼了一句。
  “滚!”
  哦天呐,这真的是非礼勿视了,要不是我没有办法捂住眼睛,我绝对不会这么直勾勾的盯着他们看。我发誓,真的。
  不过我又一次有幸的听到了杰克的笑声。当然,我说的不是那种智障的hiahiahia,而是表示愉悦的笑声。
  不得不说,虽然杰克是个大猪蹄子,但是声音是真的好听。
  最后杰克还是将奈布先生放到了椅子上,我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的看着奈布先生的背影。
  奈布先生瘦是瘦,但不是那种瘦弱而显弱小的瘦。他是那种肌肉匀称分布,纤细而有力的瘦,这种瘦只为他增添了一份不屈的美感。
  不一会儿,艾玛小姐,艾米丽小姐和克利切先生就来救奈布了。
  由克利切先生吸引火力,艾米丽小姐救人,然后艾玛伍兹小姐就毫不犹豫的把我拆了。
  只需一秒,你值得拥有,艾玛牌工具箱。
  似乎是以我为界限开始,全部的椅子都被清场了。
  我就说艾玛小姐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还给我留条命。
  现在是克利切先生在遛杰克,虽然还是挨了一刀。
  而艾米丽小姐正在为奈布先生包扎,一旁的艾玛小姐已经拆椅回归了,似乎是有些吃醋这一幕。
  很快,奈布先生又生龙活虎的跑去遛杰克了,负伤的克利切先生站在艾玛小姐面前。
  两位美丽善良的小姐姐为他包扎了伤口。
  “快点破译最后一台密码机吧,奈布先生还在为我们争取时间。”
  “放心吧,除了地下室的椅子其余的都拆了。”
  “那克利切也来帮忙。”
  随着时间的过去,最后一台机子也破开了。
  “呃啊!”
  奈布还是被打了一刀,连忙回头看了一眼,而这边的门才刚开始输入密码。看到队友还在开门,奈布忍不住大喊。
  “是一刀斩,你们快走!”
  “没事的奈布先生,门就要开了!”
  “快走!他来了!”
  奈布的声音还是晚了一步,伴随着三声惨叫,杰克已经将三个人打倒在地。
  “你们谁也跑不掉。”
  杰克甩了甩锋利的爪子,没有人能看清他面具下危险的表情。
  杰克走到了椅子旁边,巨大的力气使他可以很快的修复椅子。
  “那么艾玛伍兹小姐,失礼了。”
  杰克将她放上了椅子,爱情使克利切很快克服了自己的恐惧,爬起来就去扯绑在艾玛身上的藤条,却又被打倒在地。
  期间艾米丽也起来了一次,但被气刃再一次命中。
  “啊… ……呜啊!”
  艾玛的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便飞去了远方。
  哦,可怜的艾玛小姐,我替他们给你拜年了。
  “艾玛………小姐…………啊……!”
  克利切发出了不甘的声音,但还是放血而死了。
  奈布先生很顽强的起来了,在艾米丽小姐被杰克抱起来的时候果断拾起枪,嘣了杰克。
  “地窖在右边!我掩护你!”
  一边说着,一边想要为艾米丽扛刀,但杰克绕开奈布,给了艾米丽一爪子,然后修复椅子,再成功送上椅子,并且在奈布准备救人的时候打晕了他。
  “你很勇敢,小奈布。”
  杰克抱起了他,似乎是已经放弃了,奈布先生不再挣扎了。
  “今天你似乎在吃醋?是不满我抱别人吗?”
  “别说笑了杰克,我只是想获得胜利。”
  “坦诚一点我亲爱的奈布。”
  杰克笑着将他抱去地窖旁边,在他的额头烙下一吻,面具下的表情是那么的不可见。
  “那么我亲爱的奈布。”
  杰克在等待奈布自己挣扎下来,而奈布在几秒之后,隔着面具给了杰克一个吻,在嘴唇的位置。
  “你说的不错,我吃醋了,我不希望你抱别人。”
  说完奈布便投降了。
  然而杰克轻笑了几声。
  “其实我是想放他们血来着的。”
  
  
  杰克  大获全胜
  
  
  虽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吧,但是身为一把优良椅子,你们打架就打架,不要这边亲一下那边亲一下的秀啊。
  我心情复杂的看着前来收拾烂摊子(修椅子)的里奥先生。
  “先生,真的是辛苦你了。”
         “先生,您知道您的女儿被拐了吗?”
  我由衷的想这么说,此时一只乌鸦停在了我的旁边。
  “没事,被秀的人不只是你,虽然杰克胜利了大快人心,但是我还是希望杰克一败涂地。”
  “那乌鸦小姐,你又是如何的被秀了一脸?”
  我们开始了一场讨论交流。
  之后的我觉得。
  
  这世间,没有比乌鸦小姐更懂我的想法了。也没有比乌鸦小姐更懂我被秀一脸的感受了
  然后我们达成共识。
  我们的一致想法:
  
  呵,人类。
  

心心相印 雷嘉

嘛…………越写越渣……将就看吧,我知道有很多都不对,所以就将就一下吧。就是我随便写写,你们随便看看。我觉得不是太刀子。
然后就是此章有些许的凯柠和银幻(好吧其实也没有这个……),注意避雷哦~
@星珣 来吧亲爱的,然后咱们还有两篇联文的,不能再拖一个月了哦~
放个预告哦,另外两篇联文是瑞嘉安雷的和杰佣的!


筱曦的回合4:

  嫂子………吗……
  嘉德罗斯的眼神暗了暗,旋即又摆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拿起了筷子。
  “利丝,泥嚎滴次不次?(雷狮,你到底吃不吃)”
  “嗯,我去拿瓶啤酒。”
  于是酱紫,两人的晚饭就简单的解决了,吃饱了的嘉德罗斯瘫在沙发上。
  “你这样会胖的。”
  “要你管啊!”
  “难不成你真的要像网上那句话,‘我是一个小胖子没事我就摸肚子’吧?”
  “呵。”
  嘉德罗斯扭过头不再理雷狮。
  
  长假这种东西吧,说长其实也长不到哪里去,就算真的很长吧,就说明之后你会累成狗。
  就像现在的正在搜索提取信息的卡米尔,勘察找取线索的雷狮和嘉德罗斯。
  说起来为什么会这么忙,也是因为发生了一件事。
  那天,从来没有缺勤和迟到的银爵,破天荒般的缺勤了,没有打来请假的电话。本以为可能只是有些事,但是这样持续了三天,凯莉第一个发现了不太对。
  在安迷修持枪带人踹开银爵家的门后,看见了倒在大厅的银爵和倒在房间里的紫堂幻。
  初步判断,这是他杀。
  两人的死法不同,紫堂幻是被刀割破了喉咙,银爵是在心脏上被捅了一刀,不排除有同伙的可能性。
  房间里的东西没有被动过,说明这不是持刀入室抢劫。倒不如说,这样反而更麻烦。
  如果只是简单的抢劫吧,那还好说,但如果只是为了杀人娱乐的话,就比较棘手,毕竟银爵也是一个厉害的刑警。
  房门没有被撬的痕迹,窗户也完好无损,有可能会是熟人作案。
  面对曾经的同窗好友被害,还牵连了一个无辜的人,安迷修的心情无法言语,只能先告知丹尼尔。
  丹尼尔让雷狮嘉德罗斯和卡米尔负责这个案件就是如同前面了。
  
  “噔噔噔”
  “大哥。”
  在敲门声之后就是卡米尔的声音,他还是保留了大户人家该有的礼仪和习惯,与雷狮不同。
  “卡米尔啊,进来吧。”
  雷狮暂时停下了工作,用右手揉了揉太阳穴,一旁的嘉德罗斯还在记录和查找。
  “大哥,这是案发时间街区和被害者单元的录像,这是他们熟人的档案,我还有些事,就先走了。大哥,嫂子,再见。”
  卡米尔将一个U盘递给了雷狮后用手压低了帽沿,没有看到嘉德罗斯的反应但是也猜到了七八分。
  “嗯,路上小心。”
  雷狮对卡米尔笑了一下,手中的动作没有停顿,已经将U盘插入电脑。
  听到了关门的声音,雷狮拍了拍嘉德罗斯,示意他坐过了看,嘉德罗斯点点头坐到雷狮旁边。
  开始播放录像。
  录像播放完毕。
  沉默了许久,雷狮点开了那份档案开始浏览。
  “叮铃铃。”
  “喂?”
  嘉德罗斯接起雷狮的电话。
  “请你们迅速来凯莉家一趟。”
  “哈?丹尼尔?你确”
  “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
  “啧!”嘉德罗斯狠狠地捏了捏雷狮的手机。
  “说了什么?”
  “让咱们去凯莉家,然后挂断了。”
  “走吧。”
  雷狮揉了揉嘉德罗斯柔软的金发,披上了衣服。
  两人坐到了车上,不得不说,雷狮的车技很好,并不会让人感到头晕。
  嘉德罗斯打开了窗户,风吹散了他微长的发丝,在空中凌乱的飘舞着。
  车窗外是已经黑了的天空,将洁白的云朵也染成了深灰色,看不见一颗星星,有的只是属于市里的灯火通明。
  他们赶到时,金和凯莉被送上了救护车,安莉洁也跟了上去,与他们擦肩而过。
  嘉德罗斯看到了她红肿的眼眶,丹尼尔已经在前面等他们了。
  “发生了什么?”
  雷狮看丹尼尔的脸色不太好。
  “一人轻伤,一人濒死。”
  
  
  回溯时间:
  
  安莉洁挎着包,沿着楼梯朝家走,在到家门口时,微微一怔。
  “唉?没有关门吗,是谁忘了吧。”
  说着,安莉洁就推开了门,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浓重的铁锈味。
  “灯………”
  安莉洁的手摸到了墙上,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灯。
  面前的景象让她的包瞬间掉到了地上。
  “凯………凯…莉……”
  安莉洁的手变得冰凉,手忙脚乱的到了凯莉的旁边。
  凯莉的身边都是血,在衣服上染开了艳丽的花朵,黑色的发丝也镀上了暗红色。她的面色惨白,嘴唇也没有了血色。
  “别……吓…我……”
  安莉洁将凯莉轻轻地抱住,眼泪吧嗒吧嗒就掉了下来,甚至滴到了凯莉的脸上。
  “咳…咳……本小…姐还…还……没死呢……哭什么……真…难看……”
  “凯莉凯莉!”
  安莉洁刚想再说什么,凯莉两眼一抹黑又晕了过去。
  “救…护车…………救护车!”
  安莉洁在慌张之中按错了好几次,才终于按对了号码,然后又个丹尼尔打了一个电话。
  “凯莉……和…金…受伤了……”
  “要……怎么做……长官……”
  
  然后就是我们之前的那一幕了。
  

心心相印 雷嘉 刑警设定

  啊……我是靠不住的人啊……嘛,那我就写了,现在是走剧情,这章我写的比较烂,开头最烂,后面应该是有一点点精彩的地方吧(自认为),不许嫌弃!我给你一个坑哦 @星珣是一只喜欢吃米团的鱿鱼yhea!
  筱曦的回合2:
  
  一身黑衣的鬼狐天冲就站在雷狮面前,而雷狮被绑在椅子上,来自鬼狐的俯视让雷狮不舒服极了。
  “怎么,想拿我来威胁嘉德罗斯吗?”
  雷狮挣扎了几下,绑的太结实所以他放弃挣扎,改为开口了。
  “雷狮大人,这您就说错了,这只是一个交易。”
  “哦?那打算用我换什么呢?”
  雷狮嗤笑一声,头靠在椅子上,绛紫色的眼眸中没有显示出一丝的情绪。
  “这个是秘密,暂时不能告诉您。”
  (很快你就知道了)
  鬼狐摊了摊手,面具十分适合的遮住了他的表情,平淡的语气就如同丹尼尔一样。
  “把人绑椅子上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对不起雷狮大人,这是我们的一项措施,只是为了防止您的反抗对我们造成的伤害。”
  鬼狐依旧是平淡的,在他准备继续说时,门外却传来一个好听的女声。
  “鬼狐大人,时间不早了。”
  “知道了。”
  “是。”
  门外又没了动静,鬼狐发出了一声轻笑。
  鬼狐从宽大的斗篷中掏出一直试剂,对着雷狮的血管输了进去。
  “喂!你干了什么?!”
  伴随着无力感的上升,鬼狐解开了绳子,雷狮就摔倒在地上,在他快要晕过去的时候。
  鬼狐推开了门,在临走前,只留下了一句话。
  “希望您能海涵我的无礼,雷狮大人。”
  
  
  此时的嘉德罗斯已经换了一套方便运动的衣服,软底鞋和一件遮至小腿的黑色风衣。
  虽然说约定的时间是明天的四点,但嘉德罗斯还是提前去了,在附近的旅店待了一天,在快到四点的时候,才出发。
  抬手看了手表一眼4:00,不错,没迟,刚刚好。
  嘉德罗斯看着站在门前穿着黑色斗篷带着面具的鬼狐和白色斗篷带着面具似乎是女性的人,便开口了。
  “雷狮呢?”
  “嘉德罗斯大人,不要着急,请随我来。”
  嘉德罗斯被夹在中间,三个人朝里面走去。
  看上去不大很破旧的废弃工厂实际上别有洞天,里面的空间很大,不然是无法容下百十号人的。
  这些人全部都是白斗篷白底黑纹的面具,宽大的斗篷遮住了身体,嘉德罗斯确定他们肯定有藏什么东西。
  “嘉德罗斯大人,要吃些水果吗?赶路过来,应该很累吧。”
  鬼狐派遣人端来了水果,放在旁边的桌子上,而嘉德罗斯就坐在那张椅子上。
  嘉德罗斯没有动,鬼狐也没有动,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气氛瞬间尴尬。
  “嗒嗒嗒。”
  十分有规律节奏的声音响起,是嘉德罗斯用手指在桌上敲打发出的,在鬼狐看向这边时,他开口了。
  “直接说你的目的,我不想浪费时间,已经过去十五分钟了。”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莱娜。”
  鬼狐喊了一个名字,他旁边的一名女子便拿出了一份类似于合同的东西交给嘉德罗斯。
  “你的目的并不是单纯的钱和武器吧。”
  虽是问句,嘉德罗斯却用了肯定的语气。
  “没有哦,嘉德罗斯大人。”
  “啧。”
  嘉德罗斯看着鬼狐,几秒过后,他冲了上去,在拳头离鬼狐的面具还有一点的时候,嘉德罗斯听到了子弹上膛的声音。
  “嘉德罗斯大人,我们这里是人手一把枪的,所以请不要轻举妄动。”
  鬼狐依旧是平淡的语气,似乎将要被打的不是自己,或许是太过自信。
  嘉德罗斯的袖口中滑出一把匕首,贴在鬼狐的脖子上。
  “你觉得我有几成把握和杀了你后全身而退?”
  “这是不可能的,嘉德罗斯大人。”
  鬼狐的话语中夹杂了一丝笑意,而此时,莱娜冲了上来,很好的将嘉德罗斯逼退。
  “鬼狐大人,您没事吧?”
  “没事。”
  莱娜扶起鬼狐后,迎上了嘉德罗斯的攻击。
  莱娜知道自己是打不过嘉德罗斯的,却又必须拖住他的脚步,所以采用了消耗。
  而嘉德罗斯似乎是很有兴致陪她玩,所以也不紧不慢。
  “建议你们,最好不要动哦~”
  一个声音从鬼狐的背后响起,冰冷的枪口抵在他的头上。
  “动的话,你们的领头人,可是会死的呢~”
  “鬼狐大人!”
  莱娜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鬼狐的身后是一个同样穿白斗篷戴白面具的人,却将枪口抵在鬼狐的脑袋上。
  “鬼天盟,一个传销兼犯罪和黑市交易的组织,少说也有上千人。领头人呢,就是你,一个擅长洗脑和欺骗,却又带着冠冕堂皇理由的人,还真是不好对付,之前的线索也让你打乱了。只是可惜了,你认为嘉德罗斯是个没有脑子的莽夫吗?还真是愚蠢呢,我亲爱的哥哥,鬼狐天冲~”
  独属于凯莉狡猾又富有特点的欠揍语调,饶是鬼狐也着实一愣,面具将他一瞬的呆滞遮掩过去。
  凯莉右手用枪,左手掀开斗篷,摘下面具,那张俏皮的脸就这样露了出来。
  “你这斗篷的质量真差,不透气,热死本小姐了。”
  凯莉似乎是还嫌不够气人,在用左手扇风。
  呜呜的警鸣声响起,丹尼尔带着一群人冲了进来,将其余人制服。
  “真可惜,如果我死了,雷狮大人就也要死了。”
  “是吗?”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嘉德罗斯背后传来,他鼻头一酸,却并未回头。
  “抱歉,没去接你。”
  雷狮的声音又响起了,嘉德罗斯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却向后倒去。
  “还好…没事………”
  雷狮接住了嘉德罗斯,那句轻语,雷狮听见了,像是安慰怀中晕过去的人,他也回了一句。
  “嗯,没事。”
  雷狮已经猜到嘉德罗斯可能伤没有痊愈,却威胁医生的场面了,不然他现在是不会晕过去的。
  “你很愤怒,为什么?”
  安莉洁的身影出现在凯莉旁边,十分好奇的看着鬼狐。
  “是不服吗?”
  安莉洁又一次的发问了,却是丹尼尔做出了解释。
  “嘉德罗斯在那天就已经将地址和时间告诉了我,凯莉则是成功混入鬼天盟,并发出了消息,帕洛斯和佩利去救出雷狮,卡米尔则是侵入嘉德罗斯的手机系统,确定具体的地点(GPS)。毕竟,这周围的废弃工厂,不止一个。”
  “还真是好的计划,嘉德罗斯大人,只是可惜,我的一个人偶,就能让你们这么高兴吗?”
  鬼狐的声音从黑斗篷下传出,而揭开面具后,那只是一副手机镶嵌在人偶的脸上。
  “唰。”
  “咳咳!”
  “咳……这是什么啊,呛死了!”
  
  
  

庄园的一天

#第一人称视角 乌鸦视角
#cp 杰佣 园医
#有私设
#巨ooc
#第一次写 幼儿园文笔 交个党费
  

  我,庄园的一只美丽迷人可爱的乌鸦,在一群乌鸦中,我最美~
  我每一天都看着庄园中的一切,只是最近,似乎一点都不美好,就说说今天吧。
  今天的我很乖巧的站在一块大石头上,我的旁边有一把椅子,附近还有两把,一共是三把椅子,还有一台密码机。
  我四处张望了一下,很快就有一个人影出现了。但当他靠近的时候,我才发现,那是两个人,园丁和医生!
  在园丁过来拆椅子时,我“唰”的一下腾空而起,身姿优美,黑羽飘落在准备解机的医生的帽子上,园丁立马用工具箱将我砸了下来。
  “嗷!”
  我不仅十分给力的哀嚎了一声,还尽职尽责的将她们两人的位置暴露出来。
  “艾米丽,头上有羽毛哦。”
  “没事没事,只是这只乌鸦………”
  “扔了扔了!”
  园丁说着就把我拎了起来,正打算把我扔出去时,仁慈的医生,艾米丽•黛儿小姐将我从园丁艾玛•伍兹这个人手中救了下来。
  “艾玛•伍兹!老女人!暴力!暴力!”
  我又一次飞上了天空,却在空中飞过,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被园丁用大石子砸下来,坠落在一张白面具上。
  “啊!豆豆眼!豆豆眼!”
  我还没有想起这是谁,脑子就比理智先一步通过嘴反应了我的第一想法。
  “小乌鸦,你很飘嘛~”
  独属于杰克低沉而又富有磁性的带着一口伦敦腔的声音传来,吓得我竖起了全身的羽毛。
  我叫了一声,扑腾着翅膀,锋利的爪子在杰克的白面具是留下了痕迹。我以为我可以飞走了,但杰克捏住了我的翅膀。
  “身为一个绅士,我可以不计较你的失礼。帮我找到小奈布,不然我就把你交给艾玛小姐炖汤。听清楚了吗?”
  杰克的话语里满是威胁,我召集我的乌鸦姐妹们一起帮我找。
  毕竟,这个庄园的乌鸦,哪个没被园丁拔过毛?哪个没被厂长里奥砸过?
  很快,我为杰克报了佣兵,也就是奈布•萨贝达先生的点。杰克又一次隐身在雾中,我很机灵的转转头,跟了上去。
  “又是乌鸦!”
  奈布拉低帽檐,似是很不满。
  我自然是听见了这句话,我很愉快的点点头。
  是啊是啊,你每次都是被我报点的,开心不?
  随着心跳声,杰克离奈布越来越近。结果杰克一个不小心,就让奈布砸了一板子,现出原形了。
  奈布还对杰克吐了吐舌头,歪着头,竖起了大拇指,只不过是倒着的。
  “有本事,来抓我。”
  奈布他说完就转身跑走了。杰克甩了甩爪子,我听见他的笑声了,智障般hahahahahahaha的笑声。
  我看不见杰克面具下的表情,但我知道他一定是愉快的。
  “活该让砸!活该!橘里橘气的!变态变态!”
  我在一旁发出了声音,杰克没有理我,一脚将木板踩碎,又到了奈布刚刚解了一大半的密码机那里。
  失常
  真是太坏了,我不禁这样想到。我站在窗口上,等待在人的到来,杰克早就不知道飘到哪里了。
  不一会儿,逃脱追击的奈布又一次返回来解这台密码机。在他看见破译程度几乎跌到零的时候,气得身子发抖,双手紧握。
  “杰克!!!”
  奈布这么大的一声,我敢肯定杰克那个老变态不知道在哪里笑呢,原因是奈布这么大声的喊了他的名字。
  而我也的确被这一嗓子吓到起飞了,我敢保证我这辈子第一次见有人被杰克气成这样,也第一次见能让杰克这么不绅士甚至有些恶趣味对待的人。
  奇观奇观
  我朝其他地方飞去。
  我看见庄园的椅子被拆光,凌乱的散落在一旁,艾玛和艾米丽正在悠闲的吃果子,我有些心疼被厂长抓去当苦力修椅子的裘克和班恩。
  疯女人,疯女人,看杰克一会儿就让你上天!
  又飞了一会,我看见了律师,我忘了他的名字,可能是被厂长荼毒,我现在看到他想到的是  小白脸不要脸
  还是叫律师好了,毕竟就我们是单身了。
  “律师先生,你对你这局的队友满意吗?”
  “满意。”
  其实说真的,我有些怀疑他的话是假的。因为我很不解,我认为他会说不满意的。
  “不聊了,我要和密码机结婚去了。”
  律师推了推眼睛,我还石化在一旁,我就这样看着他跑向大门。
  窒息,窒息,令人窒息的操作。
  这年头,乌鸦也要吃狗粮了!
  这年头,暴力园丁配如花娇妻医生。
  这年头,腹黑变态杰克配皮的佣兵。
  这年头,连冰冷的密码机都有律师爱了!我一只可爱迷人的活乌鸦却只能在石头上自抱自泣!
  不美好的一天,只有被拆的椅子陪我一起,自抱自泣。
  

  
  
——END——
  
  
 
  
   
小小的后续
  
  椅子(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园丁我告诉你!你迟早有一天我被我送上天的!”
  园丁(做鬼脸):略略略~
  医生为椅子血浆准备,厂长里奥砸椅准备,皮尔森灯光准备。
  
  杰克(笑):还皮吗?
  奈布(哭腔):不……不皮了………疼……唔哈………嗯………
  裘克和我还有班恩表示:没眼看没眼看。

心心相印[雷嘉]/刑警设定

#我本来以为是 @星珣是一只喜欢吃米团的鱿鱼yhea! 写完刀子部分,然后我写糖的,这样开篇的话,那我就随意了。刑警我第一次写,也不了解,绝对会有很多漏洞。
#刑警设定 已恋爱 未公开
  筱曦的回合:
  丹尼尔的到来,让雷狮的悬着的心稍微落下一点,至少有他在,嘉德罗斯就不会再次受到伤害。
  雷狮明白,身为刑警,他不能把过多的精力放在私人感情上。所以雷狮将嘉德罗斯交给了丹尼尔。
  “等我。”
  雷狮在嘉德罗斯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
  第三枪,雷狮打在了开枪歹徒的腿上,果不其然的听见了因为疼痛而发出的叫声。
  除了车上被抓的三个还有开枪的那一个,还可能有其他的人。
  雷狮不明白为什么这对姐弟会让歹徒这样重视。
  这对姐弟中的姐姐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哭,而弟弟则是在安慰,声音的颤抖暴露出他心中的恐惧。
  “走。”
  雷狮拎起姐弟丢到丹尼尔那边,确保这四个歹徒是不敢反抗后,才压着他们上了警车。
  在任务完成后,雷狮匆忙的赶去医院。
  说不担心是假的,焦急也没有什么办法。
  到了嘉德罗斯的病房,雷狮正准备推门进去时,门开了,一个医生和护士走了出来,护士对雷狮比了一个“嘘”的手势。
  雷狮点点头,往后退了几步,医生开口了。
  “后背中了三枪,可能是躲得及时,距离较远或者开枪的人准心不行,所以避开了要害。子弹已经取了出来,目前没有大碍,只是流血过多,让他静养。”
  医生简单的说了几句,和护士走了,雷狮看着他们走远后,还是轻轻的推开了房门。
  雷狮放轻脚步走了进去,关上门,走到床前。
  嘉德罗斯闭着双眼,依旧是那张精致的脸,脸上却没有什么血色,嘴唇也有些泛白,曾经耀眼的金发也黯淡了许多。
  “雷狮…………”
  不知道是梦中的呓语还是醒来的轻声,淡淡的声音传到雷狮耳中,像一粒石子投入平静的湖中,泛起圈圈涟漪。
  “睡吧,我在。”
  雷狮轻声地回应了一句,坐在床上,靠在床头的墙,半眯起眼睛,不久也睡着了。
  病房里很安静,四周也都是白色。半开的窗户和未拉住的窗帘,透过些许的亮光。微风的吹过,带来丝丝的凉意,却也抚平了许多的急躁。
  第二天,嘉德罗斯是刺眼的亮光中醒来的。
  四周是白白是一片,刚醒来的双眼还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嘉德罗斯又闭上双眼,稍等了一会儿。
  调整好聚焦的眼睛看清了病房的一切。
  耳边穿来轻声的呼吸,嘉德罗斯回头就看见了雷狮。他想坐起来,背后的疼痛和无力却让他起不了身。
  嘉德罗斯并不喜欢这种感觉,他可以忍受疼痛等等的什么,可是这样无力感让他难受极了。
  气得嘉德罗斯垂了床一拳,发出的响声让雷狮醒了。
  “早上脾气这么大的吗?”
  雷狮打了一个哈欠,揉了揉嘉德罗斯的金发,在他额头上留下一吻。
  “呵,是你躺在床上吗?”
  嘉德罗斯想也不想就怼了回去,雷狮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
  “不是我躺在床上啊,因为有我的小祖宗给挡枪了啊,根本就不知道我有多心疼就直接挡住了啊,这种感觉其实你讨厌极了吧。”
  雷狮的语气听上去一如既往的欠揍,但是其中夹杂的意味嘉德罗斯也听的出来。
  是的,雷狮有些生气,生气嘉德罗斯不管自己就为自己挡枪。
  “那你认为你就不会有事了吗?”
  “会,但我的小祖宗受伤了,我会更加不好。”
  嘉德罗斯抬眸,灿金色的眼睛中倒映着雷狮那张放大的脸。
  嘉德罗斯伸出双手搂住雷狮的脖子,主动给了他一个亲吻。雷狮发出了愉悦的笑声,很有磁性却带着浓浓的侵略意味。
  一个深吻后,嘉德罗斯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脸也红了不少,正打算说话时,雷狮的手机响了。
  “喂?”
  “雷狮。”
  “丹尼尔?”
  “是的,我需要你过来。”
  “那对姐弟吗?”
  “不止。”
  “知道了。”
  雷狮挂了电话,他知道,嘉德罗斯肯定听见了通话的全部内容。
  “那我走了,不出意外晚上回来看你。”
  雷狮为嘉德罗斯掖好被子,走出去后很贴心的带上了门。
  嘉德罗斯躺在床上,望着花白的天花板,思绪开始飘远。
  如果 我们不是刑警
  
  雷狮已经到了丹尼尔那里,除了丹尼尔和那对姐弟外,还有一个安迷修。
  说真的,雷狮对这对姐弟没有好感。能哭,又什么用处,只会惹事。
  “姐姐叫艾比,弟弟叫埃米”
  “说重点。”
  雷狮打断了安迷修的话。
  “他们被绑架是因为绑架了就可以威胁到在下,最近发生这样的事情比较多。像金差点被绑架,估计是想威胁到格瑞和秋,但是那两个人被路过的凯莉和安莉洁暴揍了一顿。然后就是紫堂幻也被绑架了,可惜银爵目睹了一切,顺手救下紫堂幻,所以紫堂幻也没有被绑架。这样想一下。”
  “或许是同一个组织所为,是吗?”
  “正是。”
  
  

是她画的!送我的!瑞嘉!@星珣是一只喜欢吃米团的鱿鱼yhea!
(谁告诉我怎么发多图?!)

这首歌超好听!推荐一下!
曾经找了好久才找到,也不是那么的火,但是非常不错。